最新消息:主要看气质,致力于成为青岛最具影响力的自媒体人和网络打假人。商务推广合作QQ:2018815503.

胡说《琅琊榜》宫羽姑娘的自媒体

读书笑语 南龙站长 351浏览 0评论

胡说《琅琊榜》宫羽姑娘的自媒体

宫羽姑娘隶属于一个历史悠久的人物派系,大牌有郭襄、程英等等,身世凄凉,聪慧和善,得四方爱慕,却偏偏无缘意中人青眼,为情所执一生苦楚;她们不当小三,不撕B,处事端方,事业有成,一代女侠郭襄姑娘更是创办了拥有线下庞大粉丝团体、组织机构严密员工众多的自品牌——峨眉派。

宫羽姑娘没有郭姑娘声势大,但是在她的娱乐圈里,还是非常响当当的。当时有三大豪门,妙音坊,杨柳心,红袖招。一个管唱,一个管跳,还有一个管管他呢,总之是合理瓜分了不同的受众群体,各有特色,闺蜜们完全可以一起做做刮痧磨磨皮。

不过宫羽姑娘要搞自媒体界的企业转型升级,从打击对手,资源重组开始。
妙音坊是谁的产业?江左盟。恰当的时候,依托大钱袋子,把红袖招砸死就好了。

而在和另一自媒体平台的斗争中,宫羽采用了捧杀的宣传策略,一出杨柳心妓馆杀人案,把杨柳心捧上了媒体的风口浪尖,岂止惊动半个娱乐圈,惊动了半个大梁;营业执照都被吊销了,还竞争什么。

好手段,《琅琊榜》中,不择手段和合理手段的界限在哪里,在于正义与否。

就好像,勇敢追求真爱、虽败仍爱的女性,和潘金莲的区别,在于对善恶的认知和区分,对德行的控制,武松、武柳、武白杨、武夹竹桃都好帅,哇哦哇哦,潘老娘要一个一个蹂躏。这与好不容易相遇,爱,挫折,鼓起勇气再爱不同。这种不同,不是正品和淘宝同款的不同,而是仓央嘉措和猪八戒的不同。
风流止处,心意入境。

回到《琅琊榜》,也就是为千万冤魂洗清冤屈的正义性。
而在此过程中,万一有新冤屈又应该算在谁头上?邱泽的真凶,何文新其实是兵器,AK47,怎么判刑还真不好说;心杨、心柳谋造,也许要去女子监狱跳舞了;宫羽,梅长苏,嗯。

琅琊榜里分明有进阶版的水浒逻辑,原水浒逻辑,是你抢了姑娘当小老婆、完了还退货、还逼着还钱,太下三滥了,洒家我今天专门来和你切切臊子肉;而进阶版,邱泽,何文新,坏坏,下棋时,顺便让他死一下,顺便。

对青楼艺术家没有真爱不等同于死罪,在海天盛宴砸场子不等同于死罪。薄情,纨绔,都不当死。
何文新真的该死吗,他没有蓄意杀人。
只因为他那个不是东西的爹,在对待他时,也可怜天下父母心,父爱如山,虽亲子教育方式失败、路数猥琐,他就活该是毁他爹的见血封喉的坑爹利器吗?

那么当死的罪是什么呢,曾经蓄意杀人,只是证据呢,青天白日强抢民女不对,难道强抢富家公子就一定对?姐妹们说了,豪门欺压小老百姓,告状哪里告得下来,于是我们又回到了水浒逻辑,朝廷没用,兄弟姐妹们上。

何文新与邱泽,是否眼熟?红楼梦里的薛蟠。薛蟠该死吗?罪证凿凿,他又确实不把人命当回事,当然该死;曹雪芹为他展示一生漫长的可感叹不可辩护,无关乎狗不狗带,只是看看这个傻薛蟠,他俗,傻,色,笨,可是他也很赤诚,对把自己打成猪头又救过自己的柳湘莲,真心感念不亚于最重情的宝玉,他傻憨,他大方,他实在。曹雪芹固然不敢写也不愿写薛蟠的好,可是你看,犯下大罪的坏人,也未必每个想法都阴狠毒辣。
人性复杂,死亡是值得叹息的,设计让人死亡的权谋是值得犹豫的。

正义与否,冤屈与否,凭的是情,讲的是理,而不是数人头比多少,六月飞雪说来就来,龙王不会和窦娥说:你等一等,最新的降雪班车每一万人发车一次。

只是,情与理,真的有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唯一答案吗?

转载请注明:南龙 » 胡说《琅琊榜》宫羽姑娘的自媒体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