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主要看气质,致力于成为青岛最具影响力的自媒体人和网络打假人。商务推广合作QQ:2018815503.

网赚神话懂懂博客十年日记之2016年8月1日篇:一把好乳

懂懂日记 南龙站长 890浏览 0评论

网赚神话懂懂十年日记之2016年8月1日篇

其实,我是个诗人。

别笑,我要开始作诗了:

今夜,天真黑。

你,真白!

这诗如何?你品品,有味道吧?

你是否闻到了什么?

啥?这不叫诗?

我说是诗就是诗,诗是肆无忌惮的,是放荡不羁的,是一丝不挂的,想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人家赵丽华写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不更奇葩?就四句: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我总觉得赵丽华是抄的毛爷爷的,1969年《红旗》杂志上有毛爷爷的一首诗《最高指示》:最高指示∕火云宫的∕臭豆腐∕就是好吃

你以为压韵才叫诗呀?

宋朝以后,中国诗歌就走下坡路了,到清朝就没落了,为嘛?

根源就是大家跳不出格律,你戴着镣铐怎么跳舞?又不是SM,一直到今天,依然有自称诗人的人在写格律诗,又是追求压韵,又是追求平仄,你那些浪漫的词,古人早用烂了。

一点都不够浪。

不狂野,怎成诗?

好了,回到正常人模式,说点家常事,去东营参加兄弟婚礼,主持人是两个相声演员,我一说名字大家会非常熟悉,常年主持电台节目,我真是听他们节目长大的,现场气氛搞得蛮活跃的,他们俩说话一套一套的……

他们俩对婚礼流程太熟悉了,看来经常走穴。

婚礼结束,俩人说了一段相声。

台下,没啥反应。

台上说台上的,台下聊台下的,没有建立链接,很尴尬,我在想,如此有名的相声演员都已经调动不起观众的情绪了,怪不得相声这个行业没落了。

跟郭德纲?

没法比!

郭德纲也是诗人,他早就明白了诗歌要想发展必须突破格式的束缚,你看他说的相声,还叫相声吗?早已经是随心所欲了,佛说家常事。

我是证婚人,跟司仪、摄影、化妆师一桌,由新郎的三叔陪着。

跟偶像一桌吃饭,还是蛮紧张的,生怕说错了话,反复地叮嘱自己:少说多听,不是咱的主场,咱也不是主角。

三叔是胜利油田的,这俩相声演员也是由胜利油田走出去的,他们是老同事,原来是这层关系,我还以为花钱请的呢?

酒桌上,这俩人放开了,拉起了骚呱,惹得大家哈哈笑,这次大家是真的笑了,什么武松遇到了孙二娘,武松用棍不用枪……

我在想,要是他们能把桌上的状态挪到台上,那么他们肯定火,当然未必这么黄,可以含蓄一些,委婉一些,郭德纲就拿捏得很好。

我弱弱地问了一句:济南有没有讲这种相声的地方?

他们说,多的是。

原来,济南也有本土二人转呀?

我去东北,看了几场二人转,真火,从来没见过一个地方戏这么有群众基础,天天演,天天爆满,黄吗?

黄!

但是貌似也不是特别黄,有的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去看,你仔细想想,也没啥,就那么点事。

当然,咱要想博取读者的欢心,咱必须要当一个正人君子,只疼老婆一个人,从来不出轨,甚至压根没多瞅过别的女人一眼,咱就是模范丈夫,对,我就是陈道明,是网上的陈道明,集正义、道德、模范于一身。

前天,球友聚餐,水手帮我辩解:懂懂,你别看他写的东西那么放荡,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的青年,我相信他什么都没做过,一切都是文学艺术创作需要……

我笑了,哈哈的。

做过又如何?没做过又如何?就如同采访沈浩波:你如何看待性解放?

他说,你们爱解放不解放,关我鸟事?

意思是,我解放我的,你们随意。

但是呢,在中国,有些事能做,不能说,有些事能说,不能做,我以前写过,中国哲学就五个字:别让人看见。

我是没希望做一个正人君子了,因为我太邪恶了,前些日子,我晚上喜欢去公园跑步,偶尔还钻钻小树林,是我自己钻,月亮特别圆,特别亮,我在想,古人的诗如果改一个字,可能更富有想象力,例如:明月松间照,清泉腿上流。

无限的遐想……

什么人可以称为诗人?

有诗意的人。

未必会写诗。

我喜欢女画家,她们身上往往流淌着诗性,活得浪漫,随性,喜欢就睡,不喜欢就分,谈什么天长地久?不偏激,不批判,世界爱咋着就咋着,别碍我事就行。

在爱情歌曲里,我独喜《恋曲1980》,我读读歌词,你们听听有没有诗意?

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

姑娘你别哭泣,我俩还在一起

今天的欢乐将是明天创痛的回忆

你不属于我,我也不拥有你

世上没有人有占有的权利

你仔细想想,这歌前卫不?在那个年代,即便是今天,我们也不敢这么对待爱情,爱情就是天长地久,爱你一万年……

说实话,我有些看不惯城里人,动不动就离婚,据说北京的离婚率超过30%,是不是你们的婚姻观出了问题?在我们村,这么多年只有一对离婚的,我们的婚姻观是什么?我娶了你,就要跟你埋在一起。

不是所有诗人都有诗性,上次签书认识的那个天津女诗人,我觉得她身上缺少诗性,为了诗而诗,写的的确很正能量,但是我觉得离内心太远,我签她的书只是觉得装帧做的好,即便是忽悠她上床,也只是补偿心理,对她没啥感觉,只能说是不讨厌,仅此而已。

她内心有局限性,我觉得钱局限了她。

她没法站得更高一些去看待这个世界,仅仅靠猜,靠想,是理解不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是怎么想的。

就如同我觉得钱饭饭的小说是无病呻吟型的,她自己就谈过一次恋爱就结婚了,那么她写的很多东西都很生硬,为什么?

她没经历过。

应该问我。

偷情不是那么偷的,偷情是粗鲁的,狂野的,裤子褪到一半已经开战了,衣服扔得满地是,迫不及待的感觉。

看过《断背山》没?

就那感觉。

偶尔,跟钱饭饭小聚,我跟她探讨过这个话题,一方面她是个安静的小女子,有着体面的工作和职位,一方面她又在写情感系列的文章,这本身就是冲突的,作家是放荡不羁的,我整天跟作家打交道,谁没个三妻四妾?包括女作家。

你以为小说里那些情节是作家杜撰的?

都是作家真实体验。

我不是怂恿钱饭饭出轨之类的,我只是觉得她应该定位更精准一些,只写校园文学,就是写给大学生看的,哇,爱情有多么的浪漫,有多么的伟大。

深层次的写作,是需要贴近人性的,甚至超越人性,具有神性。

文人骚客。

骚!

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东营一位女诗人,她的诗风独成一体,类似老树,一诗一画,我觉得蛮有个性的,决定签她一批诗集,算是我给她面子,因为她没啥名气。

但是,她有钱。

这个诗人叫凉月,跟我年龄相仿……

前些日子离婚了。

我问,老公出轨了?

她说,出轨很久了,他去年就跟我说过,说爱上了别的女人。

我问,你生气吗?

她说,这个事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懂男人,但是我受不了一点,他总是拿她跟我对比。

我问,是因为这个事离婚的吗?

她说,也不完全是,我只希望有个约人的合理身份,想恢复自由身,基本的契约精神还是要有的,对前夫负责,对自己负责,对对方负责。

我问,现在有了?

她说,有了,93年的小伙。

我问,准备结婚?

她说,他想,我不想,我明白自己的身份。

凉月挺漂亮的,看背影能打95分,看脸蛋能打90分,有国际范,冷艳的感觉,而且非常博学,身上有诗性。

这样的女人,男人都想睡。

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优秀的!

说不想睡是假的,谁见了优秀的女人不想占有?人真的能做到心口如一吗?不能,例如街上见了大美女,你想不想盯着她那高耸的乳房看?

想,但是别人问你呢?

你说不想。

例如,我们有没有讨厌过朋友?有没有讨厌过老师?有没有背后说过他们?

若是每个人把自己内心对朋友的看法当面说出来。

没人有朋友。

我问凉月,我们有戏吗?

她说,你有契约,我不碰,若没有,我主动。

我说,又没人知道。

她问,你考虑过离婚吗?不是说为我,是说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种生活模式?

我说,没有,我骨子里是山东人,一结婚就会埋在一起。

她问,哪怕不爱?

我说,我已经不考虑爱不爱的问题了。

她说,这就是现代婚姻的悲哀。

我说,你说的大家都明白,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跳出去,当我们骂王菲、哈林的时候,却没有想另外一点,我们连说爱就爱、说分就分的实力都没有,哈林又要结婚了,我们从高中开始,就不断地爱,这是天性,可是到了婚姻年龄,我们就需要对爱情结扎了,以后再也不能爱了,可是爱还会出现吗?会!只是变成了压抑,地下。

多数情况下,都是别人崇拜我,我很少崇拜别人,即便是跟一些茅奖作家在一起,我也一点都不落下风,可是我崇拜凉月,与她的诗无关,而是她的经历,她是82年的,车子实际里程是31万公里,她自己开的,行走了无数地方,我说的地方她全去过,有时聊着聊着,她会突然很自信地来一句: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

仿佛整个中国是她家,她都熟。

是真熟。

我发自内心地敬佩。

一个有经历的女人是如此的有魅力,我说的东西她都知道,这是不得了的……

她是做啥的?

主业是做石油化工的,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炼油厂,高污染行业,全国范围内只有山东依然存在地方炼油厂,从淄博开始,朝西北方向走,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炼油厂,这是毒瘤不?

是!

但是没法取缔,根深蒂固的炼油文化。

她有做生意的天赋,她爷爷的爹给国民党干过会计。她爷爷倒腾过粮票。她爸在东营做石油机械的,她本科读的中文,研究生读的石油专业,跨度大吧?

开了一辆红色A8,据她自己说是国内唯一一辆,其实肯定不是,我在河南就遇到过一辆,跟红色A4一个颜色的,太漂亮了。

我问凉月,现在炼油生意如何?

她说,也还凑合。

我问,前两年,淄博不是关了很多家吗?

她说,关闭的原因不是企业效益不行了,而是老板出了问题,对一个行业研究越深,越容易建造自己的判断标准,也就是经验之谈,例如国内石油开采成本是41美金/桶,当石油跌破开采成本时抄底是不是稳赚不赔?

我说,理论上是。

她说,都是抄底抄死的,大家一看跌到了极限,纷纷进入了,可是没想到还能跌破30美金,还能继续下探,完蛋了,有一种化工产品,8000元一吨,到了4000元时大家普遍认为是底了,做该产品上下游的一窝蜂囤,现在2000元一吨了。

我问,你为什么不囤?

她说,我不做投机生意,女人胆子小。

我问,这么多炼油厂会不会形成价格战?

她说,肯定的,中石油、中石化都不自己生产了,直接从这些工厂拿货,一吨至少赚1000元,我们是为他们做嫁衣。

我问,这个行业会不会没落?

她说,已经开始没落了。

我问,做生意会不会磨掉你的诗性?

她说,诗需要的是感性,生意需要的是理性,并不冲突,女人做业务有女人的优势,并非说是陪喝陪玩之类的,而是女人更容易获取信任。

我问,会不会爆炸?

她说,会!在中国这个地方,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所以我从来不考虑太长远的事,最远看到一年,一切都存在变数。

我问,钱对你重要吗?

她说,非常重要,独立人格的前提是必须经济独立,另外我可以给自己安全感,给身边人安全感,同时很多梦想是需要用钱去实现的,钱并不俗。

我问,生意是你自己经营吗?

她说,说起来蛮复杂的,我爸从小把我哥当女孩养,把我当男孩养,他希望我哥安心上班,当个公务员,希望我折腾,我哥毕业后进了机关,我爸把炼油厂交给了我,但是我比较粗心,我哥比较细心,工作又不忙,平时都是他帮我做具体的管理,我主要做外联。

我问,有没有考虑转型?

她说,中国加工型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因为我们生产不了高端产品,我一直想进军润滑油市场,例如免润滑链条,听说过没?

我说,听说过,自行车上有用的,一条1000多。

她说,我们现在给TSUBAKI做代工,主要是生产里面的润滑油。

我问,技术上没问题吧?

她说,其实我们什么油都能生产,只是没有销路而已。

我问,你喜欢化工行业吗?

她说,不喜欢,也不讨厌,从小接触,习惯了。

我问,你爸有情人吗?

她说,应该有。

我问,你咋知道?

她说,直觉,那女人我见过,一起吃过饭。

我问,比你妈强还是?

她说,各有优点吧,但是若是做情人或知己,她比我妈强,她优雅、得体、见识多,我妈就是个家庭主妇。

我问,你妈知道吗?

她说,不知道。

我问,你支持吗?

她说,以前不支持,我爸在我心目中太完美了,后来慢慢就理解了,他有爱的权利,而且的确很般配,这么说对我妈不公平,其实也是事实。

我真喜欢凉月,连抱抱她都不敢,生怕被拒绝……

她问,女作家你都是这么搞定的?

我说,不是。

她问,书都是你自己去签的?

我说,女作家基本上都是我去签的,男作家都是女生去签的。

她问,色诱?

我说,不是,当生意去谈,都是带着诚意去的,我给这件事的定位就是生意,我愿意花钱,那么我就有资格谈要求,用什么字体,盖什么章。

她问,被拒绝过吗?

我说,没有吧,无非就是价码问题。

她问,最多的付出多少钱?

我说,几十万吧。

她问,会亏本吗?

我说,不会。

她问,书的版本重要不?

我说,非常重要,比签名本身还重要,例如我有一批《生存》,毛边的,打包的时候我都要求大家戴白手套,是真的震撼。

她问,你有没有考虑过全用毛边书?

我说,考虑过,有两套运作方案,一套是让出版社给印刷毛边的,我出钱,但是这个协调起来比较难,例如知名作家多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社太牛,不愿意跟我合作。一套是我们自己购买作家版权,自己设计,自己出版,自己印刷,但是成本可能会比较高。

她说,你可以注册一家文化公司,专门出版这类书,做收藏系列的。

我说,没有太多经验。

她说,我可以介绍沈浩波给你认识。

我说,磨铁呀,大腕。

她说,10本畅销书里至少有3本是出自磨铁。

我说,沈浩波跟你很像,做生意超级的理性,做诗超级的感性,属于性格分裂型的,我见过他,请教过他如何公关作家。

她问,给你的什么建议?

我说,他的建议很简单,诚意!就是我是来给予的,不是来索取的,他讲自己当年怎么挖掘到“当年明月”的,在天涯上看到连载很是震撼,接着发动朋友寻找这个作家,第二天就飞去了,带着诚意去的。

她问,别的出版社不会联系吗?

我说,他跟我讲,别的出版社也会联系,但是不会飞过去,无非是打打电话之类的,因为传统出版社是看不上网络文学的,实际上这些年赚钱的图书多是网络文学,“当年明月”那年的版税收入是960万,现在《明朝那些事儿》的销量已经过千万册了。《盗墓笔记》也很火,也是沈浩波亲自去谈的,作者南派三叔一年也有过千万的版税收入。传统作家普遍不富有,图书销量过万很难,一本书也就是赚个三万两万的,我有个朋友签《尘埃落定》,直接跟作家谈的,每本加10元,作者爽快答应,作家是不怕谈钱的,怕的是你不谈钱,给你签1000册无非一下午的时间,白赚1万元,关键是又给自己增添了1000个新读者。

她问,互联网文学为什么火?

我说,其实就是打破了规矩、教条、束缚,你觉得报纸会刊登我的文章吗?出版社会给我出书吗?

她说,不会。

我说,但是我在互联网上就有市场,互联网文学最大的特点就是打破了传统的出版壁垒,先发表,让市场来筛选,你优秀了,自然有人想给你做出版,磨铁图书为什么牛B?就牛B在看准了互联网文学,可能看起来很低俗,但是却有市场。

不火,没人联系你。

一火,N多联系你。

我曾经问过沈浩波一个问题:你如何对待这些草根作家?

他说,我从来没觉得他们是草根,我觉得他们是未来的明星,所以我按照明星的标准来对待他。

这个回答使我很满意,很意外。

我也有篇连载曾经登过天涯头版头条,一天过百万的阅读量,但是我觉得不适合出版,他们联系了我,我拒绝了,因为会让别人混淆我的身份。

磨铁为什么能如此轻松地抢到想要的作者?

沈浩波说,同样发现了一个新人作者,出版社可能只是派出编辑联系一下,不会是总编或社长亲自出发。

但是,他是亲自出马。

每个人都是有价码的,我们总是说搞不定谁,说白了,还是价格没谈拢,我觉得签名书市场被我给带乱了套,大家现在的签书方式基本上都是毁灭式的,抱着书直接就去了,不管咋着,你给我签,作家对签名这件事越来越抵触。

因为,不能实现共赢,你赢了,作家输了。

我觉得凉月的提议很好,可以成立一家文化公司,专门做收藏版的图书,从排版设计开始,把每个细节做到极致。

但是不适合我,因为这需要去大城市,需要大资本,没有资本哪来的人才?

凉月问我,你同学关注你的多吗?

我说,高中同学我知道的有两三个,是他们主动联系我的,但是同学聚会的时候,我发现关注我的好多,甚至有人天天追剧似的,我们关系也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由同学变成了作者与读者的关系,双方都拿捏不准了,略尴尬。

她问,同学聚会多吗?

我说,大家联系很少吧,小范围的活动,大范围的我很少参加。

她说,我们同学很少聚了。

我说,因为你们距离拉开了,没法聚。

她说,我觉得很多友情都只是当下的,同学分开了就是疏远了,再试图拉回到过去的那种亲密无间,太难了。

我说,主要是阶层拉开了,交朋友是不可跨级进行的。

春节,我高中化学老师的朋友圈发了一段话:从师范毕业以来,我很少和同学联系。听说要准备20周年毕业聚会,我有点激动,想见见老同学们。然而一看到大富们打算收会费500元时,我被吓住了,打起了退堂鼓。如果是200元,我或许能接受。500元,姐就不去了。他们当中有的人已有千万资产;有的人在政府工作,当然不缺这点小钱。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巨资。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一场聚会就能使大家从此亲近起来吗?可是为何那么近的距离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任何联系?不聚也罢!

凉月问,你整天跟作家打交道,为什么不去采访他们?

我说,我采访的内容都不适合发表。

她说,会有更多看客的。

我说,有是有,但是作家需要正面形象。

她问,你听说过吕露吗?一个90后诗人,她写了一本书,与33个人的对话,出版了,排版设计非常好,你有兴趣可以签她的书。

我说,看过,全黑的封面设计,非常完美。

她说,采访录是很容易借力的。

我说,我读过部分,没读完,我总邪恶地在想,采访背后是不是还有故事?

她说,有或没有不重要。

我说,我怂恿过无数人去做采访录,但是没人做,至少没人采访我,可能是我不够优秀的缘故。

她说,你优秀了,就有人想睡你,有人想采访你。

我说,边睡边采访,疼?嗯!停?别!

每个人都是朝上看的,上面的人想碾压我们,我们会主动躺下:来压我!

有时我在想,为什么一个烟草局长能睡100多个女人?这是为什么?因为他对于这些女人而言,是高高在上的,是不同阶层的,具有绝对的碾压力。

我有个师弟,写了自己的泡妞经历,很多人都骂他是编的,真是编的吗?

不是。

为什么妞在他面前那么主动?

我们泡个妞比登天还难,而你遇到的永远都是很主动的,最羞涩的也只是半推半就,你不是编的是什么?

他没有交代一个背景,他很有才,有财,长的也不错。

我要是长的稍微好看一点,我也能风流倜傥,无奈我太丑了,大家见了我都吐,哪有心思喜欢我?

我这辈子是没机会体验一下做帅哥的感受了。

是不是总有女生盯着看?

要是那样,我会不会害羞?用手捂着什么?

我突然想起了沈浩波的那首诗《一把好乳》:

她一上车

我就盯住她了

胸脯高耸

屁股隆起

真是让人

垂涎欲滴

我盯住她的胸

死死盯住

那鼓胀的胸啊

我要能把它看穿就好了

她终于被我看得

不自在了

将身边的小女儿

一把抱到胸前

正好挡住我的视线

嗨,我说女人

你别以为这样

我就会收回目光

我仍然死死盯着

这回盯住的

是她女儿

那张俏俏的小脸

嗨,我说女人

别看你的女儿

现在一脸天真无邪

长大之后

肯定也是

一把好乳

全文完。。。。。。

网赚神话懂懂十年日记&网友经典评论

笑笑:【专业名词翻译、解释第22天】 1️⃣SM:性虐,也叫施虐与受虐(Sadism and masochism),就是将性快感与痛感结合在一起的性活动,即通过痛感获得性快感的性活动。 他们之间的关系各种各样,有短期的,长期的,也有全职的等等,性别方面就是要么是男女搞,就是男男过女女之间。SM讲究的是身心舒畅,它的第一大基础就是自愿,也就是说服从者是为了自己快感才接受打和控制,而从征服和调教中获得心理满足感。我不好这口哦 😂 2️⃣走穴:江湖艺人术语,卖艺的生意叫穴。走穴旧时指江湖艺人来回游走、身无定所的演出。现在各类演员临时搭班子辗转各地演出,也叫走穴? 3️⃣沈浩波:“下半身诗歌运动”的发起者之一。他在诗歌造诣上他估计可以碾压大部分第三代后诗人。他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反抒情和冷抒情。有些人觉得他写的诗歌太流氓,或者觉得有点生硬,所以有点儿没感受到那种深度,其实可以读读《离岛情诗》,肯定会有新的收获。

A.Cindy Lee:想要触摸一个人的灵魂不一定要拥抱,相隔遥远自然可以彼此守望。早啊,一醒发现自己成女主角了。拜托本人一直走的淑女路线好吧,被你说得很不正经一样。叫我怎么撩得到汉。

家门口的成都美食:人只不过是披着文明外衣的高等动物。性是人的天性,性欲是一切欲望的原动力。如果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晒出来,自己都会被自己吓一跳。 冲破枷锁,才会有所突破。我们总是在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听着旁人指指点点,所以固步自封,难以改变。 啥是诗歌,诗歌就是内心真实的投射。清晨,醒来,好想,睡! 哈哈,这也是诗吗? 越是一本正经的人,越是绷的辛苦。如果你不小心看到了他疯狂的一面,千万别吃惊。人都需要释放,装的太久了,会发疯。
嫣然一笑:娶了她,就是要埋在一起的,这是我听过的最浪漫的话了
NOW:有的时候我们太在乎别人的眼光,给自己定的方向都是别人希望我们去的地方,却忘记了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但回归内心需要勇气,需要能力,需要手段!或许什么都不需要,只是任性些就好了,真的任性了,反而容易活出别人眼里精彩的人生。反之,缺乏内心滋养,容易干枯凋谢!
安$安:挺写实的,除了诗,完全无法理解。是谁说过,每个流氓都应该有个女儿,做下女儿奴。哪个名作家忘了,不敢参加自己女儿的婚礼。。。作家除了彻底体验自己的原始冲动,再从天伦之乐中养个女儿,才算体验完整?
芸羲: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这话真的不假。光靠想象力是不行的,小说也是有作者自己的影子在里面。要写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会显得很生涩。每个人应该本具有诗性,只是大多数人被教条所框住了,压抑了,或者被成长的环境集体催眠了,以至于很多事情不能说,更不能做,其实那也是人性的一部分。所以这也是我们看懂懂文章觉得很真实的原因吧。
魏顺燕:一切感情都是当下的,环境变了,身份变了,感情也就变了。同学聚会说是联络感情,其实也越来越流于形式了。同学还是当年的同学,只是身份地位发生了变化,曾经亲密的同学友谊或许只能存在记忆中了。中国哲学就五个字,别让人看到。细想,真的是这么回事。上层对下层的碾压,是没有什么阻力的。做人方面,无论是交朋友还是做生意,都需要诚意,诚意到了,自然能够打动别人。
:没有高情商的人泡不了妞,喜欢拈花惹草也要灭火的本事。以前玩挺不错的哥们就慢慢不玩了,喜欢玩附近的人啥的,常在井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有直接找来他厂里的,有直接把他手机通讯录拍下来咋咋的。不了解其心性的建议不要赚那点便宜,麻烦多。南方女人普遍整形特别厉害,猛一看真漂亮。漂亮的背后是什么呢?身份包装很有可能是假的,什么哪年的选美什么头衔。所以我们出去向来谨慎,诚意交朋友的一般对方什么公司什么职位运作过什么项目大致有了解。很多人却相反认为自己很厉害,哪怕是附近的人约出来喝茶呢,从说话去断定一个人,懂哥张口满嘴黄话就这么一人给什么评价?我们即使去香港,附近的人很多,约出来喝茶聊天成朋友了?这事换我不行,不擅长。老老实实的多好,好吃好喝好玩的整那么多事的提前是对目前的环境不满意对身边的这些异性不满意,跑香港去,女人也是怪可怜的。

转载请注明:南龙 » 网赚神话懂懂博客十年日记之2016年8月1日篇:一把好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