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主要看气质,致力于成为青岛最具影响力的自媒体人和网络打假人。商务推广合作QQ:2018815503.

“隐者”徒丁:做互联网界的宝洁

观点 南龙站长 777浏览 0评论

徒丁是其行走江湖的化名,关于徒丁的真名,Gozap公司内部员工也都只有传说,而黑马哥也不得而知。

徒丁和Gozap在业内称不上有名,但其旗下的几个产品却可以称得上小有名气,其中手机阅读器Anyview在塞班时代已崭露头角,而资讯分享站点 抽屉网更可谓异军突起。“品牌做成了以后,你们去采访做品牌的人好了,别采访我。我的产品不是某个品牌,而是这个公司。”徒丁言语中流露着刻意的低调。

徒口中所谓的品牌不是指普通意义上的品牌,而是指类似于宝洁公 司的多品牌战略。进入任何一个大型超市,你通常都会看到琳琅满目的日化品牌,比如飘柔、潘婷、海飞丝、舒肤佳、佳洁士、汰渍、碧浪……,这些商品都会有各 式各样的logo,各种各样的品牌定位,但他们却又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宝洁公司旗下的品牌。宝洁公司的这种多品牌战略使子品牌相互厮杀的同时,也 使不同的顾客获得了不同的利益组合,还使宝洁在日化领域异军突起。

而按照徒丁的构想,Gozap作为一个母体,将孕育着资讯分享站点抽屉网、同步服务站点蜡笔、点菜服务哗啦啦及阅读器Anyview等多个。然而与日化企业不同,互联网企业都会依靠单一品牌打天下:比如电子邮件之于网易,QQ之于网腾讯,资讯门户之于新浪。在公司成熟后,多数公司又会选择扩张,发展多品牌战略。徒丁却不走寻常路——在未壮大前就选择了多品牌战略。这条路会是坦途还是险途,目前看来这仍是一个未知数。以下为徒丁对i黑马的口述。

“2005年的云计算”

我是一个非常老的网民,从1998年开始上网,我基本上就没有一天离开过互联网。2005年的时候,我有一个读博士的同学帮我创立了第一支基于北邮 (注:北京邮电大学)的技术力量团队,就是我的基本的技术力量有了,然后我就进入互联网这个领域了。在互联网这个领域混,第一要有钱,第二要有技术,其他 的靠运气了。

2005年,当时我想做一个云计算平台,当时叫多终端信息整合,那时候智能手机都还没有大规模普及,但是我觉得这东西有一天肯定会很便宜,然后都联 网。一个人在一个普通设备的存储信息会越来越固化,最后成了一个信息孤岛,这时候就需要有一台服务器,把它给抽上去,然后再进行分发。

当时,我就组织了第一批团队,用了大概两年时间,做出了第一代产品,那时候中国刚有第一台大规模发布的智能手机,我们实现了在智能手机和PC之间的 聊天同步、联系人同步、书签的同步,但是我们愚蠢就愚蠢在大一统的问题上。当时的整个市场都没有成熟,比如仅仅挂一天网的费用就需要花一百块钱,这对于许 多人都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在2006年,我们就把这个产品砍掉了。

不过幸运的是期间幻化出了一些产品,2007年我们了做第一个品牌抽屉网,2009年我们做了第二个品牌蜡笔,当时就意识到这种多品牌的路数,很可 能是对的。比如抽屉网在WAP上和在几个智能客户端上都有覆盖,假如从无到有组建这样一个十几个人团队是非常困难的,而且非常昂贵,但是假如是从别的地方 抽人,成本就会低很多。

“做成宝洁类的公司”

现在我们几个产品都在互相支撑。假如其中某个短线产比较容易融到钱或挣到钱,我们就会把这些钱反哺给其他类似于抽屉网和蜡笔这种长线产品。而一旦这 种长线产品经过了时间的磨砺,把市场上的小对手都耗死以后,市场上壁垒就高得不得了,然后这些长线产品又可以反哺给短线产品一些钱。

这也是跟Gozap的理念有关系——我们是想做成宝洁类的公司。你现在在超市里边买各种品牌的东西,你买来买去,实际上联合利华和宝洁就这么几家。 这种公司它本身的做法,就是像我们这层的人把公司的钱给找好,把公司的技术研发给搞好,然后各个品牌,来共享这些东西,以降低每个品牌期和品牌成本,谁把 品牌做起来就是谁的。

我们的做法就是让品牌专注于品牌,其他杂事我们平台来承担。从外界来看,我们的做法比较疯狂,因为许多互联网企业一般都是一个产品先起量,起量再变 成一个品牌,然后再把流量里分发给各个品牌。我们是先起了一个平台,然后在平台上再去插品牌,期望某个品牌能爆发,再带动其他品牌。这点不同于创新工场, 它是各自为战,没有自己统一的后台,也没有互相支援。

在互联网行业上,有一些项目可能是永远不盈利的,比如说网易的网邮项目,它可能永远不盈利,但是作为网易的稳定流量来源,这台发动机是要存在的。 Gozap如果能做成这种模式的话,就很了不起了,就是说你既有现金流很强劲的项目,比如游戏,但是这种项目生生死死非常快,同时用这种项目的现金流来回 馈长线项目和固化流量项目,能做到这样这个公司就非常强健了。

在宝洁公司的历史上一共有两百多个品牌,差不多死掉了一大半,目前他手里边大概是有二十几个品牌。我们也死掉了很多品牌,比如像 shouye.com及大头贴,这两个项目的死是我比较痛心的,当时我们已经催起了一定量,不过当它不行的话,我们就把它砍掉了。shouye.com这 个产品非常好,你可以用它通过拖拽来形成个人门户,到现在看都不过时,但是它是在一个不对的时间,推出一个不对的产品,可能未来我们还会重新启动这个产 品。对于我们这种打法,砍掉这些项目也是必要的成本,我们有放弃任何一个品牌的这种决心和预期的。

“荣耀归于你,痛苦也归于你”

品牌的生生死死是很正常的,心里面一定要过这个关,在一个市场里,如果不以独立品牌进去的话,平台就很难做起来。这跟日用消费品非常 像,牙线刚出现时,你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市场,但是作为一个日用消费品公司,你不能不管它,万一它起来呢。所以宝洁这种企业就会用自己庞大的销售渠 道,在一个可控的市场里边,投放一个大家都不知道品牌,然后再用自己的渠道去投广告和促销,最后看回报率就可以了。对于其他小公司来说,这可能是一个身家 投入,而对宝洁来说这仅仅是一个小试验,如果这个市场被验证成功了,他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如果不好,死掉就死掉了。

我们给各个品牌创始人的承诺是这样的:第一干出来是你的;第二做大的话,咱们再分封。发展做到最后,各个品牌都应该是一个公司的形态,如果做大的话,每个品牌都可以寻求独立融资,然后这些品牌需要给母体回馈一些现金流和流量。

谁做起来某个品牌,荣耀就归于你,当然痛苦也归于你。媒体的本性我们是知道的,你爬的越高,摔的越狠,捧你的人也将是踩你的人。

转载请注明:南龙 » “隐者”徒丁:做互联网界的宝洁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